• A-CSM 国际Scrum联盟认证 ScrumMaster
  • 敏捷思维 领导力 企业培训 国际Scrum联盟认证
  • 敏捷开发课程
  • CSM A-CSM Scrum敏捷实践
  • 敏捷领导力认证培训  CAL认证培训 CST CSP
  • A-CSM 国际Scrum联盟认证 ScrumMaster
  • Scrum硬件敏捷产品开发 国际Scrum联盟认证
  • 30天软件开发 敏捷规模化实践 Scrum精髓 敏捷文化
  • CSM CSP CAL CSPO CSD CST CEC CTC
  • 认证csm cspo cst
  • Scrum敏捷培训 Scrum敏捷企业内训
  • Scrum敏捷软件开发管理 企业内训 Scrum转型
  • Scrum框架
【Scrum模式语言4】The Spirit of the Game (游戏精神)

译者序:【“游戏精神”在Scrum所有模式语言中占首位,它为其它模式语言奠定了基础,更重要的是游戏精神将带给我们关于如何理解Scrum的新见解和如何使用Scrum。在游戏中,游戏精神更重要还是规则更重要?游戏精神和Scrum精神有何共通之处?当组织中出现了并不违背明确的Scrum规则时,我们应该如何判断,如何应对。


正文:

团队无法从Scrum中查找最终答案,因为Scrum框架并不包含所有的答案。

明文规则可以为如何一起工作提供具体的指导。但是精神是影响如何互动的文化的一部分,它可能只有在被忽略或者被违背时才能被察觉和识别出来。

板球这种游戏的独特之处在于,玩家不仅需要遵守规则,同时需要尊重游戏精神。 如果玩家违反了这种精神,它就伤害了游戏本身。而保证游戏的公平精神是队长的主要职责。

1999年5月16日的世界杯板球比赛中,队长虽然没有违反任何明确的板球规则,他的举动仍然引起了裁判的介入。印度队的队长向裁判员抱怨说,南非队长正在使用耳机与教练沟通。使用耳机没有违反既定的板球规则,却违反了游戏的精神。因为破坏这种精神,耳机被取下。

Scrum需要人与人之间的互动精神,而这种精神非常难以定义。它是组织文化的一部分,甚至对处于组织文化中的员工来讲是无形的。尽管它难以定义,但是这种精神一旦被破坏就能立刻被识别出来。

Scrum是一个轻量级的流程框架,易于理解但难以掌握。因为易于理解,人们往往用假设来填补他们的盲点。人们容易假设,Scrum仅需要对工作实践进行简单的更改,却忽视了它的核心精神。正因为如此,有些人将Scrum视为指示而非指导原则。Scrum本身没有给出任何答案,但是它在日常工作中创造了透明度。由此,团队成员可以深入了解他们应该如何共同工作。有了这种洞察力,他们就可以进一步改善。

文化在习惯中发挥作用,而改变习惯是困难的。从命令-控制型组织转变成自主团队可能会让开发人员感到不舒服,因为他们需要自己思考更多的问题。团队可以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做出决策,这可能会使管理人员感到自己正在失去权力。组织中的个人可能会以“我们一直这样做”为由,从而拒绝改变行为。由于现在的工作方式正以某种已知的方式在起作用,这让我们从中感到了舒适。我们不想破坏那种成功,而只是对其稍作调整。就这样,组织通过坚持旧的工作方式来破坏Scrum。常规的组织设计可能与Scrum原则不一致。例如,副总裁可能会要求一个固定日期和范围,制造一些团队无法满足的约束。这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例如质量差或职业倦怠。另一个例子是,当项目经理向开发团队索要每日报告时:它传达的是怀疑而不是信任,是浪费时间而不是提高效率,是一种控制的期望而不是自主。

在Scrum中,开发团队应该是一个自主团队,也是一个自组织团队。团队内部不存在等级制度。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先前的层次结构可能会持续存在。在组织层面的一个例子是,经理使用团队开发跟踪软件来进行个人绩效评估,以“尝试改善” Scrum的实施。重点从团队转向个人,用一些充其量是二手或者三手的度量标准。这些度量去除了关键贡献,却用每日实际搬砖数量凌驾于贡献之上。这阻碍了团队的自主性和自我组织性,并可能限制团队的工作方式(个人根据度量标准而不是根据自己的能力行事,也许为了得到更好的报酬),由此降低了团队的潜在能力。另一个示例是,如果资源经理在每个Sprint更改团队组成,试图达到知识需求的最优化:这当然会夺走团队的自组织机会并破坏其自治权。

Scrum与团队合作有关,但是有些人更喜欢追求个人成功,而不是团队成功,甚至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成功。

盲人之地,独眼为王。组织中的任何人都可以声称自己可以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来维护自己的权威。团队成员,副总裁或经理都可以使用不违反《 Scrum指南》中任何规则的借口来主张各种古怪的度量。有些人误解了精神,忽视了精神,或是被迫破坏了精神。甚至出现“合规”问题本身就是在精神之外。

上面的例子与《 Scrum指南》在字面上并不矛盾,但它们也不遵循《敏捷宣言》及其十六个原则的精神。

这些原则主要是关于人,互动和变化。基于Scrum的价值观,这些对组织的看法至少与以下这项原则背道而驰:“和积极有动力的人一起构建项目。为他们提供环境并支持他们的需求。并相信他们能够完成工作。”

因此:

在使用Scrum时,产品社区必须专注于明确地创建一种组织文化,使人们了解并遵循Scrum的精神。

Scrum团队或者与Scrum团队合作的每个人,都必须通过以身作则来帮助发展这种文化。

要创造文化,你必须是文化之一。 这包括有意识地打破旧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它们本身可能是不可察觉的;请参见《组织文化和领导力》,第3版)。在前面的示例中,每个人的目标都应该是本着Scrum的精神去努力解决问题。一旦开始使用Scrum框架,团队会发现遵循Scrum精神去工作十分具有挑战性。它会让人们感到不舒服,而且会很艰辛。再次强调,它与习惯有关。为了克服这一挑战,从一开始就配备优秀的ScrumMaters和Product Owners是至关重要的。同时,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必须互相支持,遵循Scrum精神共同工作。一种新的文化出现了,而精神将在这种工作和互动方式中固化下来。

Scrum和板球一样,有明确的游戏规则;同样在两者中,精神才是根本的。精神指导人们如何去使用这些规则。


——译者:Emma叶超 

校对:Suzzi苏洁 


参考资料:

(1)A Scrum Book:1 The Spirit of the 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