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SM 国际Scrum联盟认证 ScrumMaster
  • 敏捷思维 领导力 企业培训 国际Scrum联盟认证
  • 敏捷开发课程
  • CSM A-CSM Scrum敏捷实践
  • 敏捷领导力认证培训  CAL认证培训 CST CSP
  • A-CSM 国际Scrum联盟认证 ScrumMaster
  • Scrum硬件敏捷产品开发 国际Scrum联盟认证
  • 30天软件开发 敏捷规模化实践 Scrum精髓 敏捷文化
  • CSM CSP CAL CSPO CSD CST CEC CTC
  • 认证csm cspo cst
  • Scrum敏捷培训 Scrum敏捷企业内训
  • Scrum敏捷软件开发管理 企业内训 Scrum转型
  • Scrum框架
移动游戏行业的敏捷革命势在必行


足不出户的日子,许多行业受疫情影响而市场低迷,游戏行业却逆势增长。游戏颇受欢迎,根据《2019中国游戏产业年度报告》,2018-2019年中国游戏市场收入一直呈增长形势,2019年中国游戏市场实现销售收入总计2308.8亿元;其中移动游戏收入1581.1亿元,二者同比增长分别是7.7%和18%。


游戏行业的当前挑战

漂亮的数字背后,中国游戏行业却是危机四伏,大部分游戏公司都是以“换皮”类的游戏起家,并借鉴了大量传统项目管理模式。随着游戏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创新,但是刻板的计划和规程难以应对游戏复杂度高和不确定性强的特点,往往导致最后出品的游戏华而不实,很难叫好又叫座。这里我们深入剖析游戏行业的主要挑战:


01

玩家变得更加挑剔

由于硬件平台不断革新,玩家的喜好也会发生转化。为了迎合这种变化,游戏只有不断创新。


02

创新乏力

可悲的是中国游戏行业创新乏力是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其中主要的原因是如何面对失败的文化。要知道不可能每款游戏都能大卖,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降低制作成本和及时弥补失误。目前一个不好的想象,为了避免失败而不去冒险。不冒险就意味着创新能力大大降低。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中国游戏市场上那么多炒冷饭的续作或搭“情怀”的“稳妥”之作。


创新是游戏产业发展的唯一动力,我们不能因为惧怕失败而抛弃这台“发动机”。


03

竞争加剧,同质化严重

即使有了创新能力,我们会发现整个游戏行业的竞争十分激烈,当一款类似“吃鸡”的游戏一经推出,就会有一大波公司开始做“吃鸡”类型的游戏。3个月就会有相同类型的游戏“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但如果没有一点创新,那么结果往往是“昙花一现”。而且这种情况不断恶化,市场逼迫我们用更低的成本来制作更高品质的游戏,同时用最快的速度让玩家与游戏建立链接。所以不仅要有创新,要有品质,还需要更快地发布,抢占市场。


04

传统方法效率瓶颈

很多公司虽然想改变,想提升研发效率,但受制于传统方法限制,效率不升反降。 


2002年的森美工作室(Sammy Studio),为了在西方游戏行业中占据主导地位,被授权可以利用任何资源来达到这个目标。于是,几个资深的项目经理迅速建立一个项目管理结构,用Microsoft Project Sever来帮助管理一款重量级游戏项目《黑暗标靶》(Darkwatch)。

《黑暗标靶》制定了宏大的目标,甚至希望叫板《光晕》系列,那时工作室认为只要有雄厚的资本,就不可能出现太大的问题。


可是没过多久,问题接踵而至,还不到一年时间,团队就已经落后计划6个月时间,并且日趋恶化,为什么呢?


1、盲人摸象:

每个职能只关心自己的目标和任务,就像盲人摸象一样,对整体或其他职能团队开发进度全然不知,更别说整体的游戏进度了。当自己埋头苦干并抬起头来时,发现自己好不容易完成的工作,却给其他职能带来阻碍,不得不返工。例如:在动画技术的开发计划中,要求许多功能可行性都需要开发来验证,结果一边是动画程序员开发可以被打断的“肢体”,另一边是动画师还在尝试实现简单的过渡转换。为矫正这些问题,我们不得不经常大幅度调整开发的安排。

2、构建的版本总是有问题:

制作可玩的新版本总是很劳神费力,即使配置了版本项目经理等岗位,仍然无法保证构建成功。


3、估算与进度总是过于乐观:

从小任务到大的里程碑交付,计划中的每一个条目好像都无一例外的延期。一旦延期,就需要加班来完成,因此游戏行业的加班现象特别严重。


4、管理层总是忙于救火,没有时间思考战略。

类似的问题层出不穷,举不胜举,最终整个工作室变得岌岌可危。


再看国内,相同的情况也重复发生着,某知名MMO游戏(曾经聘请了国内美女明星代言),花了将近4年才研发完成并上线,此时同类型的游戏早在市场上铺天盖地,最后这款游戏销量惨淡。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除此之外,方法欠妥使得游戏开发本身也丧失应有的乐趣。天赋异禀的有志之士满腔热情地踏入游戏行业,希望给千千万万的用户带来充满乐趣的游戏体验。然而,他们暗无天日,加班加点在项目中煎熬,实在不应该!


为什么游戏开发不能在盈利的同时充满乐趣呢? 游戏产业处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下,以其残酷的期限和模糊的需求著称,在这种环境下,敏捷恰恰能发挥其最大的优势。


游戏行业敏捷转型的主要挑战

推行敏捷的挑战不仅仅来自于部署敏捷实践。其实敏捷实践落地相对简单,真正的挑战来自公司内部,主要包括:


1. 老板们、核心经理人理解和支持

老板们往往对于敏捷不一定能够理解,这就需要核心经理人向老板普及敏捷基本知识,但是核心经理人是否也懂敏捷?这会存在以下两种影响老板的判断情况:


(1) 曾经实践过敏捷但失败了,所以开始抵触敏捷

游戏行业由于游戏种类的不同,敏捷框架的运用需要“因地适宜”的选择,而大部分经理人的敏捷知识储备并不丰富,在实践过程中,又缺少咨询师或敏捷教练的指导,因此很有可能会失败,一旦有过这样的经历,很容易抵触敏捷落地。


(2)思维固化,追求自我安全

“别的公司怎么做的?我们就这么做”这是大部分核心经理人采取的策略,对于经理人来说是个非常安全的策略,但是对于公司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100%照抄成功公司的策略,那就需要100%承担成功公司存在的问题,而成功的公司由于资本雄厚、文化沉淀深厚,问题可以得到很好的抑制,但是对于初创或中小型公司来说,问题不能被抑制甚至会被放大,进一步会影响公司的持续发展。


2. “大象转身慢”


在一些大型国内标杆游戏公司中,很多工作室已经关注敏捷开发模式,也落地了部分实践,但由于长期运用传统项目管理方式,已经造成“职能壁垒”,“盲人摸象”,“失败要被问责”等现象,且这些现象已经根深地固,转型并不彻底,而且过程中问题并没有有效解决,效率、研发质量提升也很有限。


3. 文化的冲击


敏捷方法提倡透明,因此阻碍在工作流程中的每个权限都会暴露出来。透明度的建设是推行敏捷的成败关键之一。


另一方面敏捷对待失败和错误,是一种积极的态度,它认为及时发现问题或引发失败是一件好事。 


这里以Supercell为例:自2010年创办Supercell以来,埃卡·潘纳宁(Ilkka Paananen)和他的公司在移动游戏市场收获了巨大成功。虽然迄今为止整个团队只有240名成员,但这家位于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公司创作了《卡通农场》《部落冲突》《海岛奇兵》和《皇室战争》四款畅销移动游戏作品面对游戏市场表现的不可预知性,Supercell采用了如下策略:


首先,Supercell认为有两个群体对于是否开发或砍掉一款游戏有决定权。在第一个阶段即游戏研发期间,由于没有硬数据,只有开发团队有权决定是否砍掉一款游戏,或继续研发。但一旦游戏进入测试发布阶段,开始得到数据,权力就从开发团队转移到了玩家。


在游戏进入Beta测试阶段之前,公司会设定目标,绝大多数目标都与玩家留存率挂钩。且设立的目标需要与开发团队达成一致,还会让公司内部的所有人都知道。通过这种做法,确保公司运作透明,人人坦诚相待。

如果一款游戏(在测试发布期间)没有达到那些目标,会将它砍掉;如果达到了目标,就会面向全球市场发布。


最关键的是,如果项目被砍,团队并不会垂头丧气,相反会举杯庆祝,为了通过失败所获得的经验教训而庆祝。这可能会让其他游戏公司觉得无法想象。但公司高层总是想方设法鼓励大家冒险,让每个人都不害怕遭遇失败。失败后庆祝是公司高层应该做的工作之一。


试问中国的游戏公司有哪家可以做到?


敏捷转型革命的一道曙光

敏捷是什么?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敏捷软件开发包括软件开发的各种方法,在这些方法下,需求和解决方案通过自组织和跨功能团队及其客户/最终用户的协作而演进。它提倡适应性规划、进化发展、尽早交付和持续改进,并鼓励对变化做出快速和灵活的响应。


在互联网行业,敏捷开发已经是标配。在其他领域,例如金融、制造行业,也陆续落地或接受敏捷实践。对于游戏行业,敏捷转型任重道远。


根据观察,游戏行业的敏捷革命已经开始,但做得比较彻底的公司,并不是那些传统的游戏巨头公司,还是那些中、小企业,这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1、 竞争压力大,为了“活下去”,促使转型。

2、 人员精炼、岗位灵活,更容易接受小团队的工作模式。

3、 决策更加快速和坚决。


为了配合敏捷实践和文化的落地,部分公司还采用了阿米巴模式、中台建设、单件流方式,帮助公司进一步提升效率和质量,并取得不错的反馈。

从游戏行业的目前状态来看,无论大型巨头,还是中、小型企业,都在为如何“活下去”,寻找自己的方式,敏捷就是其中的一种活法。


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特别是游戏行业,没有一款游戏能够经久不衰。玩家总是喜新厌旧,能够适应变化的、更加敏捷的游戏公司才有可能存活下来,基业长青。


—— 原创作者:笔名:夏亚飞踢

审阅:Jim Wang